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苦参 >

山东乳山揭开药价虚高黑幕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苦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从药厂进货价的基础上加价2至5倍,然后当做药品入库进货价格,再加价2至3倍卖给患者——山东省乳山市医药公司的一场改制,使药价虚高路线图变得愈加清晰

  一盒进价0.55元的感冒药售价5元,是进货价的9倍;一瓶进价为2.30元的复方苦参洗液卖到16元,是进货价的6.9倍……就连一盒普通的消炎药也加价4倍出售。这是山东省乳山市医药公司在企业改制中曝出的药品价格黑幕,备受诟病的药品价格“潜规则”在山东省乳山市有了另外的版本。

  山东省乳山市医药公司(以下称“乳山医药”)是一家国有企业,是乳山市唯一通过国家《药品经营管理规范》(简称“GSP”)认证的医药经销企业,兼有批发、零售资格,拥有储运配送批发中心和23处零售药店,在职职工107人,主营各种药品、保健品和医疗器械,是乳山市医药经销的龙头企业。

  2007年11月和2008年4月,乳山医药两次进行企业改制。改制的方向同大多数国有企业一样——国退民进,由管理层持大股,职工持小股。由于改制中有太多违规的地方,在职工们的强烈反对下,两次改制都被主管部门叫停。

  当地官方将改制被叫停的原因归咎于个别职工的干扰。他们给《法人》记者的一份资料显示:为了这次改制,乳山市专门成立了由乳山市国鑫资产经营公司、乳山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乳山市发改局组成的改制领导小组,对医药公司的改制工作进行监督和指导;改制领导小组对医药公司的资产进行了评估、审核、确认,出具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审计核准报告。至于评估结果、审计报告和改制具体方案都避而不谈,只是不断重申,改制被叫停是由于个别职工对股权分配存有异议,干扰改制工作,才导致改制工作搁浅。

  乳山医药职工们的说法和官方的表述大相径庭。乳山医药的职工告诉记者,两次改制都是因为暗箱操作,隐瞒数千万国有资产,被职工发现后,迫于职工们联名举报的压力才被叫停的。

  乳山市医药公司职工代表吕涛气愤的说:“改制就是一场闹剧,是少数几个管理者瓜分国有资产的道具!”

  他说,第一次改制,职工事先就完全不知情。2007年11月11日公司通知大家开会,在会上,公司经理王学述突然宣布一个“市委市政府批准并同意有关乳山市医药公司改制为乳山市利尔康医药有限公司的改制方案”。规定普通职工缴4000元,科长、主任缴12000元股金,公司经理出资72万元为控股股东,要求职工两天之内交清,逾期视为放弃,并要求大家签字同意,整个过程仅用了20分钟。由于主办方不能满足职工要求查看评估报告、改制方案的要求,这次改制被叫停。

  第二次改制在是乳山医药的东家——乳山市国鑫资产经营公司总经理刘洪超的主持下进行的。吕涛说,这次被职工寄予厚望的改制更像一场闹剧,方案来回变更,改制负责人公开鼓励大家“阳光拉票”;职工缴纳的6500元股金开具的竟然是白条,连个股东的名分都没有。更让职工不满的是,医药公司没有一分钱的银行贷款,也没有外债,3000多万元的净资产竟然评估为21.9万元,评估报告还是不给职工看。

  职工们愤怒了,他们要求查看账簿,对现任法人、经理王学述进行离任审计。就在大家满怀期待,等待审计结果时,刘洪超宣布,“由于资产评估报告过期了,要重新进行资产评估,然后再进行改制。”第二次改制就这样叫停了。

  改制期间,乳山医药职工发现一些药品的价格极其不正常,公司负责人竟然在药厂进货价的基础上加价2至5倍当做药品入库进货价格,然后,再加价2至3倍卖给患者。

  《法人》记者在乳山医药职工提供的一份《乳山市医药公司内部调拨单》和药品生产企业与乳山医药的《内部传递清单》上看到:

  氨咖黄敏胶囊的实际进货价是每盒0.55元,记录的入库进货价为每盒3元,是进价的5.4倍,它的零售价格是5元,是实际进货价的9倍。

  甲芬那酸胶囊的实际进货价每盒是1.60元,入库价是6元,零售价则变成了10元。

  复方苦参洗液的实际进货价每瓶是2.30元,入库价是9.60元,零售价是16元,是实际进货价的6.9倍;

  莲芝消炎片的实际进货价每盒是1.90元,入库价格是7.20元,零售价格是12元……

  这两份文件记录了30多种药品的实际进货价、入库价格和零售价格,入库价格大都是实际进货价的2至5倍,零售价格又加价2至3倍。这些药品中加价最少的是消炎药头孢氨苄甲氧胶囊,其进货价格是每盒2.5元,入库价格是6元,零售价格是10元,零售价是实际进货价的4倍。

  需要说明的是,入库价格就是进货价格。但在这里,乳山医药是将实际进货价加价2至5倍后当做进货价格入账的。

  乳山医药几位了解情况的职工告诉《法人》记者,近几年,乳山医药负责人采用低价进货,高价入账的手段,作假帐,就套取了上千万元的药品差价款。仅2007年1月15日购进的一批药品,实际进货总金额是10.3万元,入账的进货金额变成了28.8万元,中间18.5万元的差价不翼而飞。

  职工们将乳山医药的情况反映给了乳山市委市政府、检察院。要求重新审计公司的账目、清查公司的资产,对公司法人代表、经理王学述进行离任审计,按照法定程序对公司重新改制。

  职工的反应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乳山市专门成立了调查组,乳山市审计局封存了乳山医药的所有账簿。

  乳山市委宣传部给记者的一份资料显示,乳山市检察院和市政府调查组查实:乳山医药自现任法人王学述上任以来实现营业收入5838万元,公司在药品购进过程中,的确存在低价进药,高价报账的问题,但有关差价款都在该公司账目中体现,不存在个人贪污、挪用的问题。至于公司改制的问题,主要原因是个别职工为谋取私利从中扰乱而造成的。

  调查组的结论引起了职工们强烈不满,职工们就乳山医药存在的问题联名向山东省有关部进行了举报。

  2008年6月,迫于压力,乳山市审计局根据市政府的指示,对乳山医药展开审计。审计局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人》记者,光乳山医药的账簿就装了17个大铁箱子,摆满了办公室。

  转眼过去了8个多月,审计结果还没有出来。这时一条消息让职工从头凉到脚,职工们联名举报的对象国鑫资产经营公司总经理刘洪超被任命为审计局局长。

  乳山市审计局审计效益科孙科长告诉记者,审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没有发现问题。记者提示她,检察院和调查组已经查实了乳山医药有低进高入的问题,记者提出看看审计报告,实在不行口头介绍也行。这位女科长立即变了脸色,大声说,“你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必须等我们领导回来。”记者等了一上午,并数次致电这位刘局长,未果。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kucan/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