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全 > 青蒿 >

林奈、屠呦呦和中国草药的神奇缘分

归档日期:10-31       文本归类:青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因其在治疗疟疾的青蒿素研究中的重要贡献,中国于2015年荣获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鲜为人知的是,林奈、屠呦呦和中国的草药之间有着一些有趣的联系。

  对于青蒿这种药用植物,林奈于1753年就赋予了它拉丁文名字Artemisia annua。蒿属植物的拉丁文名Artemisia取自古希腊女神阿耳忒弥斯(Artemis)的名字,阿耳忒弥斯恰是自然之神,而青蒿则是治愈令人色变的疟疾的良药,仿佛林奈在他那个时代就已经预见,攻克疟疾之道就蕴藏在青蒿之中。

  今天,伦敦的林奈学会(Linnaeus Society)完好地保存着当年林奈收集的植物标本集,其中青蒿的标本历经三百多年仍完好地保存在特殊的纸袋中。

  在林奈给青蒿命名的前一年(1752),他的“门徒”之一、年轻的教士皮尔·奥斯白克(Pehr Osbeck,除了奥斯白克,林奈还向中国派遣了多位弟子——欧洛夫• 托兰、皮尔• 卡尔姆和克里斯托芬•塔恩斯特朗——其中里斯托芬•塔恩斯特朗不幸在前往中国的路途中去世)从中国远航归来。奥斯白克在他1751年写于中国的日记中记述道:“北艾(Artemisia vulgaris, 与青蒿类似的植物,林奈认为该植物可治愈疟疾)或者说艾叶(mugwort)是仅有的一种瑞典与中国共有的植物,尽管略有差异。中国人用它来治伤,先将它捣碎,然后把它涂抹在伤口上。在中国,人们称它为‘艾’。”

  林奈在斯莫兰的童年故居里收藏着一个来自中国的瓷杯,它是一套从中国定制的瓷器中的一件,这套瓷器上都有粉色小花的图案,这种小花学名林奈花(拉丁学名Linnea borealis)。瓷器上的林奈花仿佛向世人揭示了林奈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18世纪,中国对欧洲来说意味着时尚,中国的茶(林奈将其命名为Thea sinensis, 意为中国茶)在欧洲受到热捧。各国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当时许多欧洲国家前往印度及其以东国家进行贸易的公司都称东印度公司,笔者注)从中国运回了海量的货物,包括家具、服装丝绸和瓷器,这其中也有瑞典的船队。于是,中国货和中国文化在欧洲被竞相模仿,在瑞典,更有人试图养蚕进而缫丝织绸,这个主意毫无疑问来自林奈。

  林奈认为,桑树可以在大型种植园里种植,当时,桑树已经在瑞典南部成功种植,有了桑树,蚕就可以获得食物进而吐丝。林奈的养蚕实验起步异常顺利,但蚕宝宝们一点也不喜欢北欧气候,从中国买来的蚕卵和幼蚕一到瑞典就干死了。矢志不渝的林奈在路易莎·乌尔莉卡王后的支持下最终成功地生产出了少量的丝绸,然而除此之外,大批量生产丝绸在瑞典一直是个梦想。

  除了养蚕缫丝织绸,林奈还试图在瑞典种植茶树。上文提到的奥斯白克,他前往中国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安全地将茶树带回瑞典。他是作为瑞典帆船“卡尔王子号”(Prins Carl)上的专职牧师,于1750年随船前往中国并在三年后才随船回到故乡,他带回了近千种新发现的植物,却非常遗憾的没有带回茶树。他在日记中写道:

  在中国驻留四个月零十天后,我乘坐的船和其他瑞典大帆船终于启锚返航了。所有人欢呼雀跃,当时我的茶树栽在船上的一只罐子里,它似乎也受到了气氛的感染,当离岸的礼炮轰鸣时,茶树倒在甲板上,之后滚落到大海里去了,这是在我未知的情形下发生的,而我为将这棵茶树带上船所历经的艰辛全部化为泡影。

  同样化为泡影的是我想要将一株活体茶树带给我的瑞典同胞的心愿,这是一个欧洲人至今尚未完成的伟业,尽管许多人为此耗费了大量努力和金钱。可能有的欧洲人已经带回了茶树根,这些茶树根可以从中国人那搞来,但即便有人在中国获得了活的茶树(这点我非常怀疑),它们在回航的漫长旅程中也会烂掉。我知道有的欧洲人在中国买到了装在罐子里的茶株,刚买到的茶株在随船启锚时还花朵芬芳,但这些茶株无一不在好望角或离欧洲更近一些的大洋上死去了。(当时瑞典的载货帆船和其他欧洲帆船一样,从中国启航南下中国南海,穿过爪哇海后向西横渡印度洋到达好望角,然后在大西洋中北上抵达欧洲。)

  除了上述内容,奥斯白克在中国游历期间写得日记还有不少内容与中国相关,其中有些内容很有史料价值,现摘录于此,以飨读者,顺道一起体验一下三百多年前南国的乡土人情。

  自西班牙的加迪斯起航后,我们用了5个月零4天终于航行到了黄埔,当地人的发音也叫它“王浦”。黄埔在珠江边上,所有来中国的欧洲船都在这里抛锚。广州是中国的贸易口岸,我们抛锚处距离珠江口大约4瑞典里(40公里),距广州城半瑞典里,距黄埔镇四分之一瑞典里。我们的船泊于珠江西岸,此时珠江两岸都是广阔的稻田。

  没有龙骨的中国船叫作舢板,看上去像个食槽,但大小不同,甲板下凹。舢板又分为下面几类:

  1.载客舢板,它们在广州城和深水大帆船间运载乘客,也可以短途运客。人们可以雇用这些舢板,它们坐着很舒适,如果舢板的航向能与退潮和涨潮相符,那么它们的速度一点也不慢。这些舢板有些类似欧洲的单桅帆船,但要宽一些,恰如一个两头翘的大食槽,船头和船尾是平的,上面有一到两个竹篷;

  2.养鸭舢板,这种舢板两侧有向外伸出的支架,每支舢板可以养四百到五百只鸭子,需要的话可以放出跳板。白天,这些鸭子放养在珠江上,它们可以吃水草和小鱼。晚上,养鸭人会把鸭子召回舢板上,只要养鸭人一呼唤,所有鸭子马上就会聚拢在舢板旁,随即经养鸭人放下的跳板跑回船上。

  3.运货舢板,这是最大的一类舢板,它们把瓷器、丝绸和其他货物从岸上运到珠江中的欧洲大帆船上。据我观察,这些大舢板不仅用来运货,而且是运货人的家,他们在舢板上出生、结婚、生活、离世。大舢板上一般会有一到几个罐子,罐子里放着西班牙辣椒和一些草药,船上还有猪、鸡、狗等等。我这里提到的东西都没有绘图。

  珠江两岸是一望无际的稻田,此时一片葱绿,生机勃勃,更远处是一片片的树林,有着不同的树木,树木在小山丘上和山谷里绵延不绝,的确是景色宜人,特别是珠江西岸。遗憾的是灌满水的稻田和当地人并不友善的目光让我无法前去一探究竟。

  奥斯白克画下了他在广州的所见,画中描绘的就是广州港,画作的后面是他当时在中国购买的一只大浅盘

  读完这三篇系列文章的读者是不是对林奈其人奇事及他的伟大成就有了更感性的认识呢?有兴趣的读者朋友可根据下方信息购买《林奈:打开自然之门的大师》详细了解林奈绚烂多彩的一生。此外,还要小小的剧透一下,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有限公司将于2018年9月27日与瑞典国驻华大使馆一同举办《林奈:打开自然之门的大师》新书首发式,届后我们将该活动的图文详情一并呈现给读者,敬请期待!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gao/1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