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青蒿 >

诺奖主角黄花蒿的兄弟姐妹(组图)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青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泸溪县是湘西州的东大门,境内丘陵起伏,但海拔不高,因沅江穿境而过,溪流极多。这块被127条溪河切割的山谷地,一直以来都被列为植物资源普查的三类县(不具调查意义)。与邻近的古丈、永顺相比,既缺大山,也无秘境。如此次泸溪中草药调查的专家张代贵所说,草药标本都是从公路边的野草中找出来的。

  如偶遇黄花蒿是在9月9日去八什坪路上,车子碾过如艾蒿一样的草本,是茅头溪村民刚收割的黄花蒿,目的如晒谷一样,让过往车辆碾掉叶子,晒干后可提取“青蒿素”,一种对抗疟疾的药物,这种其貌不扬的作物正是刚获诺贝尔奖的主角。

  泸溪县境内高低起伏的丘陵地带,黄花蒿的栽植比玉米经济价值略高,晒干的叶子,在本地可卖三四元一斤。但远未大面积普及种植,村民多择斜坡碎田栽培。每年秋季收割,其貌与常用的艾蒿很像。

  吉首大学植物分类专家张代贵注意到湘西开始种植黄花蒿是在6年前,“有时候村民比我们专业的人搞得都快”,张的意思是,一些制药厂或高校经常走在他们前头,对于一些药草的新发现,推广种植之后,作为本地人才后知后觉。

  其实,黄花蒿引入泸溪已有十几年,推广种植方是吉首制药厂,引进缘由是武陵山片区一带四季分明,雨水较多,适合黄花蒿的生长,而野生种较为分散,收集困难。此前,黄花蒿的种植基地在重庆。

  王腊村村民张传奇认为黄花蒿对治疗外伤有效,本地民谚“家有一枝蒿,不怕砍万刀”。不过此说,未经证实。

  作为世代草医的传统医药,黄花蒿的地位并不起眼,相反,作为同类,生在开阔地或公路边的茵陈蒿,颇为出名。在湘西也被更多人识。

  最早提及此草的是《神农本草经》,载其可治风湿、寒热、邪气热结。本地有“三月四月茵陈蒿,五月茵陈当柴烧”的说法,可见茵陈蒿的入药部分以嫩芽为主,老了只能当柴烧了。

  此外,茵陈蒿也比黄花蒿更高大,体长可至2米,生于路旁,一见便知。9月9日,于八什坪水电站进山路上与张代贵齐力拔出一株,2.5米,立如灌木。

  其实,除了上述两种蒿类,最常见的艾蒿,亦是村民夏夜熏蚊虫的良药,燃一堆,伴着艾香,难以忍受的溽暑,也挨得过去。

  近日与张代贵通电话,告知在泸溪中草药调查途中所见黄花蒿已成诺奖主角,其特感欣慰,希望日后可以在众多草药中再觅得一二成就。

  而600多号药用植物标本被采集,有些甚至弥补了永顺县的缺漏,张代贵建议将泸溪县的调查资格提为二类,并在吉首与泸溪交界地区筹建一个省级自然保护区。

  在植物学范畴里,青蒿和黄花蒿是同属菊科的两种植物,定名的青蒿素其实存在于黄花蒿中,青蒿中反倒没有。而在中医药领域,青蒿和黄花蒿被统称为青蒿。

  以青蒿素类药物为主的联合疗法已经成为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抗疟疾标准疗法。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自2000年起,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约2.4亿人口受益于青蒿素联合疗法,约150万人因该疗法避免了疟疾导致的死亡。

  “泸溪县境内的中草药都是从这些路边杂草中一点点找出来的”,离开泸溪前,主持泸溪县中草药调查的吉首大学分类学专家张代贵说。“百草即药,就看你认得不认得出来。”

  普通的,如公路边的地锦,在长沙的公园、小区内都能找到,是很好的止血药。水稻田里视为杂草的空心莲子草、鲤肠、假柳叶菜,其全株都可入药。名贵者,如9月7日在泸溪边境觅得多花黄精、十大功劳,9月8日,在草医瞿绍双院内,栽植着七叶一枝花、江边一碗水、半边莲、金线吊乌龟……

  尝之,多苦涩,不如龙葵,亦可入药。小时候田间地头苦觅不得,酸甜的口感噙着秋天的温愠。这就是药草的可爱之处,也是念念不忘的回响。

  什么人懂得这些草?以前认识的,住在保靖县高望界酉水南岸的刘道军,是个老草医,每天识草、栽草、用草。酉水北岸的胡祥继是猎人,也是草医,专去蛇毒,也曾救人性命。现在的泸溪县退休草医瞿绍双,整理了2本厚厚的土家族草药手稿,收藏着30年前中药资源普查时,在泸溪采集的益母草、铁线年了,标本已变枯黄,却改不掉它的本心。

  在喧嚣而势利的城市,消歇小憩片刻时,找个光亮而安静的角落,读着《守庵人的自述》浮躁的心会有某些交集和思考,谢谢《湖湘地理》,谢谢作者。读者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gao/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