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青蒿 >

一盒少卖一块钱执照或被吊销? 周口烟草最低限价惹争议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青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周口城区超市柜台粘贴的标语周口“烟民”最近遇上一件窝心事,抽了多年的“十渠”(十元红旗渠)自去年12月1日开始在大小商超集体上涨1元钱!烟民纷纷吐槽每次买烟都会有种“被宰”的感觉,店家对于涨价也是“有苦难言”!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对于周口香烟集体涨价一事进行调查走访,发现香烟价格上涨竟是因为周口烟草专卖局出台的“最低限价令”。□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李康/文图

  “从去年12月初开始,周口的大小商超香烟价格就像商量好似的,出现集体上涨!咱是工薪阶层,每月就指望那点工资生活,好烟也抽不起,多年来都是抽‘十渠’,按一天一盒烟上涨1元计算,一年就多支出365元,顶上俺家一年的水费了!”烟民刘先生吐槽。

  采访中,不少烟民表示,自烟草涨价后,抽烟“换了口味”。“我身边自掏腰包买烟的人以前都是抽10元的烟,涨价后大家都改成七八元的了,降了一个档次”。

  周口香烟价格为何一致上涨?记者对周口街头香烟零售商店进行走访发现,竟是周口烟草专卖局出台了“最低限价令”,店家对于涨价也是“有苦难言”!

  在周口市区一家生活超市内,店家对于香烟上涨一事表示:“我们接到的通知是2018年12月1日起开始涨价,比如‘十渠’每盒上涨一元,零售价不得低于11元,如果低于该价格销售,烟草专卖局暗访人员发现后,就会被当场吊销烟草经营许可证,还会处以罚款!”

  采访中,一名商家表示:“2018年12月1日接到最低限价通知后,我们没有立即涨价,香烟这个东西大家都知道价钱,而且商店开在社区附近都是老客户,突然涨价顾客接受不了,谁承想被烟草专卖局便衣暗访人员发现,当场就要吊销证件,好说歹说多方求情才免予吊销许可证,被记了一次警告!”该商家表示,经历此事后再也不敢违反“最低限价令”了。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烟草零售商对于涨价也是非常“纠结”!有商家表示:“涨价对于我们零售商来说是好事,本来一盒烟赚几毛钱,现在一下赚了一块多。不过对于烟民来说,他们非常不理解,烟草价格都是统一的,突然涨价,很多烟民都有怨言,因为烟草专卖局‘最低限价令’,我们只能变相降价销售,比如碰到老客户过来买一盒‘十渠’,我们卖11元,再送个打火机或送瓶水安抚下客户情绪。”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在开封市尉氏县永兴镇白潭村,“十渠”的指导零售价同样是11元,但多数商家零售时仍然按每盒10元收取。然而,一河之隔的周口市扶沟县白潭镇白潭村,同样的“十渠”因为“最低限价令”的存在,即便亲戚过去买也是11元,这种情况也出现在周口其他县市。

  周口市烟草专卖管理局营销中心负责人称:“首先限价令是不存在的,根据国家财政部(财税2015年60号文)调整卷烟消费税的通知,在批发环节将卷烟消费税提高至11%,以帝豪烟为例,调税前批发价为88元/条,调税后批发价格为93.28元/条,零售价格也要相应上浮。所以,帝豪烟的零售指导价从原来的每盒10元提高到11元。因为调整到11元商户还卖10元,零售商户意见非常大,经常向我们投诉利益得不到保障。”

  对于商户们反映的经常有人以买烟者身份暗访,若未按标价执行,便没收“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一事,记者询问,这些暗访人员的身份是什么,是不是烟草局人员?周口市烟草专卖局答复称:“商户们自发成立零售商户自律互助小组,小组成员签有《自律公约》,每个小组由五六个商户组成,由我们局牵头,我们无权要求商户必须卖到哪个价格。可以由小组签订协议,约定必须卖什么价格。”

  “暗访人员都是哪些人组成的?”对于记者的追问,周口市烟草专卖局工作人员解释说:“自律互助小组有暗访人员互相监督,也有我们局里的人员进行暗访监督,最终目的是确保烟草零售商户的利益。”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gao/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