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青蒿 >

70年代的余川青蒿铺老朋友们还记得吗?

归档日期:04-25       文本归类:青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余川镇青蒿村,是一个生产大队,有十多个村落,散布在横岗山西南方的山脚下。当年开基建业的先辈们,傍山委势将它们建造在长满青蒿的高地上,于是依地取名曰:青蒿村。

  在青蒿村的中间地带,有一条大道穿村而过。这条大道东西低凹,中间一段稍高,先人们择高而居,遂以高地为中心,形成了道旁店铺林立的东西长街,这便是青蒿铺。

  当年的青蒿铺是名噪一时驿站和商贸之地,一路的酒肆、驿站、店铺、作坊等延绵数里,正街青石板的路面上,常年贩夫走卒,香客不断,日夜马蹄声声,人流如鲫。它东接荆竹黄梅,西连梅川蕲春,是蕲、黄、广三县物流汇聚交易的中心,与西去十里的广济古县城,形成政治与经济的遥相对应,很是兴旺。我的奶奶当年曾在街上也有一间饭铺,迎来送往之间,也为这三县通衢留下了不少的动人传说。

  青蒿铺的繁华,在大修水利时嘎然而止,老一辈的记忆现在也渐行渐远。因为青蒿铺地势较高的缘故,为了支援东、西两面平原上的农田灌溉,就在东、西低凹处各筑了一道拦水坝,东边叫荆竹大坝,西边叫梅川大坝,硬生生地将青蒿村围堵成了内陆库区,也硬生生牺牲了青蒿的东、西进出之路和乡亲的生计!其间,低凹处的大片商铺、田舍、祖茔只得含泪迁徒。六十年来,这不得不说:青蒿,为余川和梅川平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

  如是,青蒿就如我描述的地理态势:我家后山是横岗,左右荆梅两塘湖。一弯江水门前过,坐看对岸美匡庐。

  从我记事的时候,已是七十年代了,青蒿铺它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风采。但在儿时的记忆中还是有一些热闹的地方。

  当时散布在青蒿铺四周的有卫生所、肉类食品厂、粮食加工厂、榨油坊、铁匠铺、包子铺,小学、初中、供销社、粮站、畜医站、总支、大队部等,俨然也是一个完整的小社会。

  我感兴趣的地方当然是供销社和包子铺,不过我也喜欢去火花四溅的铁匠铺。铁匠铺里打铁的是五弟叔,是与父亲同辈且相熟的人,他个头高大,粗手粗脚,嗡声嗡气,有一股豪爽的气势。他的作坊就在粮食加工厂旁边,每次随母亲去送谷加工时,总喜欢看他大声地说话,铿锵有力的敲锤,闻闻那燃煤的焦炭味,欣赏那钻上火红的铁件火花。认为这是男人要干的事。

  冬天,有时放学路过,也偶尔会窜进去烤烤手,取取暧。五弟叔也不赶我们,抽空也跟我们逗几句,或冷不丁地给我们脸上抹一把,留下一条黑迹,吓得我们一轰而散,身后的他往往就是一阵哈哈的大笑。久了,我们胆子大起来,有时想做个玩具就去他那翻些小铁件做材料,他也乐意帮忙。这种默契保持了很久,后来五弟叔年纪大了没有干,空留了一小间荒废的地方,甚是感伤。

  供销社和包子铺的气味,对我们有着一种无尽地吸引力,当时的供销社是我们那最好的三层红砖楼房,五六间呈一字形在铺中心的路边排开,后面还有一个大院落,有厨房油库等附属建筑,院门在主建筑的左边,拉货的汽车由一个镂空的双扇大铁门进出,平时总是关着,感觉是一个神秘的地方。

  供销社的门很大,进门的左边副食柜台,右边是布料成衣,正对门的是一排锃亮的玻璃柜,柜里边从左至右摆放着儿童花书、文具、纸笔本之类,再向右,还有女人用的剪刀、雪花膏、针线、钟表等。靠墙的一面,都有一个个大层柜,陈放着水瓶、脸盆等大些的物件。

  小时经常买花书,几分钱的,一二角钱的不等,巴掌般的大小,每页都是生动的工笔画。即使看不懂文字,但也能知道故事的大概,每每新购到手,如饥似渴,看完了还小心翼翼把它保管起来,想再看或无聊时再翻出来慢慢欣赏。

  后来,在供销社门口,徐雄的爷爷在那摆了个下摊位,有一排花书出租,于是我们又开始租收看。

  徐雄是我的同学,他爷爷是一位高大魁悟,常年乐呵呵的老头,他面方额阔,衣着齐整有儒者之风。他在摆书摊的同时,也摆一些糖果、葵花子、糕点之类,都装在一只只大肚的玻璃罐子里。夏天还摆一种带颜色的水果味汽水,用透明玻璃杯装着,杯口上还有一块透明的方块玻璃作盖,有时也摆着绿皮红瓤的西瓜,用干净的白网罩盖着,极为诱人。

  来铺上走动的,除了本村十九个小队的乡亲们,还有从余冲、徐冲去绿林、梅川的外村人,或贩卖柴火山货,或进山砍柴挖药。人虽不多,但也日日行人不断,为路旁的茶摊食肆带来些稀疏的生意。

  随着八十年代的开放,因横岗山的缘故,每年春、冬两季多了一些上山进香的香客和游人,青蒿铺的人流也多了起来,沿路香纸店、茶亭也多出了几处。不过,这些纸店茶亭一般都是就地取材, 极是简陋。

  在路边刨一块五六见方的平地,用原木柱在四角支一个房架,再在架子上就铺上些一层长茅草,就算亭舍落成。清晨,店家拎着家伙什过来摆卖,到了傍晚,没人了,又拎回去。留下一个四面通风的草亭,孤伶伶地守望在夜暮之中。

  这些草亭,在冬天也会被各种材料围了三面,临路的一面留着营业,一阵西风刮过,三面的墙板就是一阵哗哗地发响。草亭里操持营生的大多是年长的老人,他们夏天靠在阴处,有一下无一下地摇着蒲扇打盹。冬天是抱着一个火罐,火罐是藏在围裙底下,一边烤暧,一边守候着稀稀拉拉的过客。

  青蒿铺的一年当中,最热闹的时候,莫过于供销社的交易会。供销社每年春、秋两季各组织一次商品大展销,会期一般是一到二天。他们在供销的大楼上拉上了长长的大横幅,并挂着二个高音大喇叭,大老远就能感受到喜悦的气氛。大楼前摆有几排盖着红布的条桌,桌子上堆满了吃、穿、用的各色商品,比平时的价格要便宜不少,如买得多,还可以讨价还价。这在当时,可是天大的喜讯,这使闻讯的人们都铆足了劲,甚至将邻近的几个乡镇也吸引了过来,这期间,平静狭窄的青蒿铺,人头攒动,喧闹嘈杂。铺中其它的店家也乘机而起,小吃店、包子铺、日杂店、修鞋铺等也人流如鲫,到处都是红红火火的景象和笑脸。

  另一个热闹的时候是六一儿童节,因青蒿村地势相对宽敞,乡里其它学校一般会聚中到青蒿搞活动。这样,一下子聚集了五个大队的学生,近千人的少年儿童,如一群放飞的喜鹊。霎时间让这小小的青蒿铺热闹了起来。

  青蒿小学,建在青蒿铺南侧的一个黄土坡上,立在铺街,学生的嘻闹声清晰可闻。这一天,众多提篮卖梨的、麻花的、葵瓜子烧饼的、冰棒的络绎不绝。商贩的叫卖声,运动会的哨声,与孩子们兴奋的嘈杂声,合成为一种天然的共鸣,在沉寂的青蒿铺上空久久回响,也一直在我的记忆中回荡。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gao/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