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青皮 >

杭州陆虎男买甘蔗 一看青皮的全买走了还没还价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青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杭州 李大伯打进热线:我去水果店给孙子买甘蔗,问老板有没有本地甘蔗。因为我想起来以前吃过我们本地甘蔗,塘栖产的,个头短,但是很甜很甜。水果店老板是外地人,他说他那里都是广东甘蔗,从来没听说过本地还有甘蔗。我以前听我爸爸说,过去老上海水果店,秋天这时候就挂出牌子“塘栖甘蔗到了”。我想问问,本地甘蔗现在还有地方能买到吗?

  10月24日记者在单位附近走了几家水果店,几个老板都说甘蔗主要产自广东,也有一些义乌的,从来没进过杭州本地的甘蔗。

  水果店的甘蔗个头都很长,平均在2.5米左右。紫皮一支10-12元,青皮12-14元。萧山一家大型水果连锁店店员小魏说:“一般老百姓来买甘蔗,就看甘蔗长不长,节节长不长,因为是按支卖的,越长越划算。”

  塘栖镇以种植甘蔗出名的塘北村,72岁的杨正荣在村道上卖甘蔗,三轮车旁靠着21支甘蔗,15支紫皮,7支青皮,都是塘栖本地品种。紫皮8元一支,1.8-2米高,青皮5元一支,只有1米左右。

  记者和老杨刚聊两句,一辆陆虎越野车停下,一个男人下车来买甘蔗,他一看到青皮甘蔗,就把剩下7根一股脑儿全买走了,也没还价。

  陆虎主人是塘北村村民老张,56岁,买了甘蔗就拿起刨刀削起甘蔗皮。老张说,这个青皮甘蔗就是“上河青”,别看它小,口感比紫皮好多了。

  “这个甘蔗现在市场上很少的,农民保留这个品种的不多了,我们本地人都知道这个好。”老张一边说,一边又买了一支紫皮甘蔗,削好切好递给我,让记者分别尝尝两者的区别。

  两种甘蔗记者都尝了一节,青皮甘蔗口感鲜甜,咬起来很脆,嚼起来又很软,汁水浓郁可口。紫皮甘蔗虽然咬起来和青皮差不多,但甜度却差不少,如果青皮甜度是10,那么紫皮就只有7。

  老杨说,现在临平本地的紫皮甘蔗已经被外地品种取代了,但是懂的人还是会来塘栖买上河青。

  告别老张,离开老杨的甘蔗摊,记者在塘北村里转了转,看到田间地头,枇杷树随处可见,甘蔗地只是零星散布在其他农作物之间。

  村里有一块浙江省种质资源保护基地,有4亩地种了甘蔗,主要是为了保护种质资源,实验出哪个品种适合本地,再拿出来推广。今年种了十二个品种,广东黄皮、广东紫皮、义乌白皮、塘栖上河青……种植户庞师傅说,种植效果比较好的是广东黄皮和紫皮。

  庞师傅说:“广东黄皮甘蔗有2.5米高,塘栖‘上河清’就矮小多了,1米左右,但是甜度比广东黄皮更胜一筹。”

  塘北村农业干部黄国良说,整个塘北村散户种植的甘蔗面积现在大约20亩,品种就是塘栖上河青和临平紫皮,“但一般都是农民自己种来吃的,多出来的也只是在村道上卖卖。”

  “我小的时候,光我们家就种了5亩甘蔗,那时候村里基本上每户都要种两三亩甘蔗。” 黄国良说。

  上世纪80年代,塘栖甘蔗远近闻名,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收获季节,村民们背着甘蔗坐船,沿运河去上海江苏卖,很多人一直卖到过年,年也就在当地过了。甘蔗太多,就在地里挖个窖存起来。

  塘栖当地,种甘蔗的技术传了一代又一代,种时要把甘蔗一段段排列好,叫“排甘蔗”。收甘蔗时要先将土弄松,双手拔起甘蔗后再敲掉根部的泥土,这叫“倒甘蔗”。挖个地窖把甘蔗储存好,则叫“窖甘蔗”。入过窖的甘蔗,明年春天开窖再卖。窖过的甘蔗,更甜。

  塘栖人吃甘蔗,牙口好的可以直接上嘴,因为“上河青”皮薄,咬起来不费劲。要折断甘蔗也不必拿刀,抬起膝盖一碰,便“砰”的一声断成两段。老一辈塘栖人,吃甘蔗喜欢从梢头吃起,最后吃到根部,这样越吃越甜,有文化的当地人总结说,这是农民们憧憬着生活也越来越甜……

  现在,枇杷越种越多,甘蔗越种越少,塘栖镇农业公共服务中心副主任马正荣说,目前临平种的甘蔗主要在塘栖,整个塘栖的甘蔗田大约还有50亩。

  黄国良说,抛开成本,种枇杷和种甘蔗效益差不多。按一亩地50棵枇杷树算,每棵枇杷树平均结果30斤,每斤卖10元,一亩地就能卖15000元。同样的,一亩地可以种60捆上河青,收成大概400捆,一捆30-40元,算40元一捆,一亩地也能卖16000元。

  但是仔细琢磨,种枇杷就要划算得多。比如一块地种了一年甘蔗,第二年继续种就会减产,长出来的甘蔗也比上一年更短,同一片土地,绝对不能连续种甘蔗超过3年。但枇杷就可以一直种下去,5-8年的枇杷树产量最高,绝对不止30斤,好的枇杷树可以收获100斤,而且年份越长的树,果子口感越好。

  “种枇杷什么时候都可以做的,下班回来你去修剪一下,维护时间要求不高,甘蔗就不行了,要是大批量生产,两三天就要去给甘蔗去皮,吃不消的。”黄国良最后说:“现在甘蔗能卖5-8块钱一支,那是因为数量少,如果大家都种,哪里卖得到这个价钱?”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pi/1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