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00万彩票登陆 > 青皮 >

核桃大丰收剥下青皮难处理

归档日期:04-18       文本归类:青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夏末秋初,济南南部山区,核桃丰收季,不少市民都趁此时节,来南山欣赏自然风光,顺便采购点新鲜山货。

  刚摘下来的核桃是一团青果,剥掉外面的青皮,里面的才是我们常见的核桃。核桃是美食,可剥下来的青皮却成了处理难题。

  不少前往南山游玩的市民反映:在南山多条道路上,随处可见堆积的核桃青皮;有的甚至被倒在河岸、进入水中;青皮腐烂后发出臭味,许多村落都飘着一股臭味。“青皮垃圾堆在路边,十分影响美观。”市民张女士说。

  位于锦绣川水库上游的云河村,是一个风景优美、安静祥和的小山村,它背靠鸡冠子山,清澈的泉水自东向西流过村头,当地人称为庙子沟。

  剥了五六麻袋核桃,云河村村民老王的双手被青皮染得黝黑。老王称,剥下来的青皮全都是当垃圾扔掉。云河村村口的河岸,记者看到多处两三米长的青皮堆,青皮已变黑,有的甚至流入河中,河水下游一片浑浊;漫步村中,时不时能闻到一股青皮腐烂的臭味。

  最臭的地方,莫过于村口云河桥。云河桥的东南边是一个崖口,这儿已成了云河村全村固定的青皮倾倒点。青皮在桥底堆成三四米高的小山,连岩壁也被染成了黑色;从桥上望去,“小山”黑黝黝一片。

  “每年都是如此,环卫员不让(核桃青皮)倒入垃圾桶内,只能堆在路两边,不自觉的就直接倒在河边。”老王说。

  云河村并非济南南山的核桃大村。据仲宫镇建委环卫科董主任介绍,从产量、种植面积来看,高而街道办事处一带、西营镇才是主要产地。

  9月10日,齐鲁晚报记者沿327省道南行至南高村、北高村等村,经摩泥路重返327省道。绕行一周,记者看到:过往村庄的村口随处可见堆积的核桃青皮,均已发黑变臭,个别绵延四五米长;有的已经清理,在路面留下一摊黑色印记。

  路过核桃园村、刘家庄村时,记者看到:剥青皮或用半人工的剥皮机,或直接人工用棍棒砸开。青皮剥完,堆成堆儿,村民便用手推车运到村口垃圾桶边;剩下的核桃果则直接用水冲洗,晾晒后成干果。

  “青皮之前就直接扔河沟里、山里,街道办后来不让再往河里扔,说影响水质,让我们找地方倒在一块,环卫所集中拉走清运。”刘家庄村一位村民说。

  该村民称:“天气一热,青皮两日就变黑发臭。村里环卫员让堆在路边,方便环卫车拉运,但都是不定时来拉,有时四五天才清一次。”

  仲宫镇高而街道办事处环卫科周主任表示,市民看到的核桃青皮堆放在路边只是青皮清理的第一阶段。

  “每年这个时候,清运青皮都是我们的头等大事。”周主任称,核桃青皮属于农业垃圾,无法进入垃圾转运站,只能由各镇或街道办事处的环卫部门自行处理。“垃圾转运站只接收生活垃圾,用于焚烧发电;核桃青皮只能是挖坑深埋。”

  周主任称,每年9月初,是南部山区核桃收获季,几乎每个村庄内都有积压的核桃青皮。各镇或街道办事处的环卫部门,会要求各村环卫员通知村民将青皮集中堆放在某处,然后由各个镇环卫所拉运清理。但由于运量较大,清运车辆有限,因而清运工作会有一定的滞后性。“现在是加班工作。我们在清理青皮的同时,还得正常运送生活垃圾。”

  “我们正在集中清理,大部分的青皮已经清理完毕,未来几日会全部清运完。”周主任说。至于不少村民将核桃青皮乱扔乱倒的行为,周主任表示,由于南部山区地域较广,监管青皮乱扔行为有一定难度,“庆幸的是,青皮属于农业垃圾,其腐烂后对于环境影响较小。”

  核桃青皮除了废弃,难道别无他用吗?云河村村民老王称,早先村民会将核桃青皮晒干拿来烧柴,但现在鲜有人这样做。“生活条件好了,有煤气有电,谁还用柴火,而且青皮烧起火来浓浓黑烟,很熏人。”

  “以前还拿来当肥料,如今不划算了。剥完得重新拉上山,肥效也比不上廉价的农业肥料。”老王称,核桃青皮还可以当农业肥料,但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其性价比已经降低。

  刘家庄村村委孟主任称,除了柴火、肥料,青皮也能用作沼气池肥料。“作为农业垃圾,它能放进沼气池发酵做沼气。但山村里建沼气池有一定难度。”

  山东省果科所干果研究所专家张美勇称:我国核桃青皮开发利用情况仍属于初级阶段,果农大多采取扔弃的方式处置核桃青皮。“由于青皮内含有多酚类化学物质,如果量大的话,对环境会产生一定污染,丢入河中有可能影响水质。”

  对于目前挖坑深埋的做法,张美勇称,国内关于核桃青皮的科学研究较少,如何规模化处置仍在研究开发。“少量的青皮可以依此方法处置,如果青皮堆积厚度达到半米以上,可能会对环境有污染。”张美勇称,按照济南南部山区目前的环境容量以及核桃产量,挖坑深埋的做法对环境影响很小。

  据张美勇介绍,核桃青皮含有括酚类、黄酮类、香豆素、萜类、甾类和有机酸等成分,有广泛的医药前景,“可用于开发生物农药和生物肥料。”

  据报道,历城区一家食品公司正在计划从核桃青皮中分离出高纯度的胡桃酮,它对于食道癌、胃癌、结肠癌等消化道肿瘤及肝癌具有较强的抗癌活性。

  此外,张美勇称,核桃青皮是生产天然色素的良好资源,提取核桃外皮色素,呈酒红色,且随着浓度的增加颜色加深,“纺织、印染行业也可以尝试着大规模回收利用。”

  据历城区林业局果科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南部山区核桃干果年产量约1500万—2000万公斤,青皮与此相差不多。“受限于目前技术水平,只能眼睁睁看着浪费掉。”该工作人员称,由于开发技术有限,青皮只能被当做垃圾扔掉。

  “南部山区的核桃种植普遍,核桃产量虽多,但具体到每家种植户,果园规模小且产量低,大都采取手工或者半手工来剥青皮,注定了青皮分散堆放。”该工作人员说。

  每家每户核桃产量小,再加上市场需求量不大,青皮便难逃被当做垃圾扔掉的窘境。“我们正在尝试集中统一脱皮、集中堆放,便于青皮集中清理。但目前来看,关键还是市场,如果青皮能卖钱,农户们当然高兴,也不会再随便乱扔。”

本文链接:http://palimpsest.net/qingpi/356.html